快捷搜索:

勿使家人有居官之乐

清人汪辉祖在《学治臆说》中有一则官箴颇有深意:“勿使家人有居官之乐… …故居官时,须使宅门以内仍与家居无异,女红中馈不改寒素家风,则家人无恋于一官。”

家是为官者近来身的地方,也是最轻易孳生特权、孕育发生腐烂的地方。元代张养浩曾言:“居官以是不能明净者,率由家人喜奢好侈使然也。”居官不廉的背后,每每与居家不正、治家不严有着直接的联系。“勿使家人有居官之乐”,恰是对为官者的“身边人”提出了要求,不仅为官者要不恋官、不为贪,还应从严治家,要求家人不改寒素家风,不变行事气势派头,不享“居官之乐”,做到“无恋于一官”。

翻看清末宦海史料,“居官之乐”弗成贪的历史教训口血未干。据史料纪录,清人外出仕进,每每有支属随任或前来投靠,此中有不少人被委以职务,如掌文字文案、治理仓库等。这些官员的“身边人”虽无正式官职,但享受着“居官之乐”,在衙门中的威势却不小,清代刚毅所著的《牧令须知》中是这样形容他们的,“在家乡,畏官人;在署中,管官人,犹之乎以羊将狼。”汪辉祖亦对当时任用官亲的弊端深有体会:“任以文字则售承行,鬻差票;任以文案则通畅贿,变长短;任以仓库则轻出重入,西掩东挪,弊难罗列。”官亲弄权之害,正如饿狼之祸,给清末宦海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影响。

与此相反,若“家人无恋于一官 ”,“居家”正与“居官”廉则相辅相成。晋朝名将陶侃身世贫寒,年轻时任浔阳县吏,有次他使用职务之便托人送给母亲一坛官府的腌鱼,陶母原封不动将腌鱼送回,并附上手札责问陶侃:“尔为吏,以官物遗我,非唯不能益我,乃以增吾忧矣。”陶母不享“居官之乐”,一坛腌鱼虽小,却成绩了日后一代清廉名将。

反不雅当下,仍有不少官员在重蹈治家不严的历史覆辙,父子上阵、伉俪联手、兄弟通同合营敛财,“合家腐”的落马官员时常见诸报端,某位落马官员在后悔书中坦言:“我的家庭状况,也为我走向违法犯罪起到了推波助威的感化。”也有贪官怪罪家人:“酷寒的手铐有我一半,也有妻子一半。”殊不知,居家不正,家人妄想“居官之乐”,为官者又若何能做到独善其身?

“居家”与“居官”,家风与官风,既互相影响,又密弗因素。气势派头清廉的党员引导干部,在“居家”方面,也定能够做到“勿使家人有居官之乐”。老一辈革命家张闻天平生无论身居何位,从不让家人“叨光”,上世纪50年代,常识青年开始上山下乡,张闻天动员刚从中学卒业的儿子张虹生相应党中央号召,到天津茶淀农场熬炼。两年后,张虹生获准回到北京考大年夜学。因离校光阴已久,张虹生对外语没有把握,盼望担负外交部副部长的父亲给直接分管的外交学院打个呼唤,张闻天一口拒绝:“你有本事上就上,没本事就别上。”着末,张虹生凭自己的本事考上了北京师范学院。革命先进“勿使家人有居官之乐”的治家之道,时至今日仍是我们进修的典范。

唐代书生白居易平生为官清明,曾以一首《赠内》教导妻子安贫守己,勤俭持家,此中这样写道:“人生未逝世间,不能忘其身。所须者衣食,不过饱与温。蔬食足充饥,何必膏粱珍。缯絮足御寒,何必锦绣文。君家有贻训,明净遗子孙。我亦贞苦士,与君新娶亲。庶保贫与素,偕老同欣欣。”“居官之乐”弗成贪,安贫乐道方心安,这此中事理值得每位为官者及其“身边人”细细领会。(湖里区纪委监委 蓝雅婷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